把奶娘撤了吧,我要母乳喂养!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天后白浅因为生宝宝胖了些,甚是苦恼。一日,白浅听成玉说:“许多凡人都用母乳喂养的方式减肥,效果还不错呢。”

白浅上神觉得这个法子甚好,于是就与夜华君抗议:“把奶娘撤了吧,我要母乳喂养!”

值班的小仙倌看见夜华君眉毛挑了挑,然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过我们敬爱的白浅上神并没有发现这些,她欢欣的跑去照看小公主了。次日,我和夜华带意然去花园散步。

过了一会,我们在一个凉亭中坐下。过了不久意然就哭了。

我哄了半晌,才听到奈奈欲言又止道:“娘娘,公主应该是......饿了。”

我老脸红了红,看了看夜华,他正把玩着杯子,嘴边带着一点笑意。

我迟疑了一会儿开口道:“这个......你先转过身去。”

他又是从头到尾打量一番,然后慢慢别过头,嘴里道:“浅浅可是害羞了?你我已结为夫妻,可坦诚相待。”

我:“......”

他又道:“听说哺奶时需要有人辅助,不如让为夫......”

我:“奈奈,把奶娘叫来......”

晚上小九和团子来我殿里用膳,小九道:“姑姑,怎么没见意然?不是你要母乳么?”

我心里正盘算着怎么说这件事,就听见团子含着嘴里的梅子冻糕严肃道:“父君趁娘亲喂奶调戏娘亲,娘亲不好意思了,就叫奶娘把圆子抱走了。”

我眼前黑了黑,说:“团子,娘亲教过你,话不可以乱说,眼见为实啊。”

团子一本正经道:“是墨渊爷爷带我去花园时,我亲眼看见的呀!娘亲你不要害羞!”

我:“......”很好,墨渊也看见了......

小九看看我们俩,说:“姑姑,你喂奶的时候变回原身不就行了么......”

“我哪里想得到,那时意然正哭的厉害......阿离,你刚才叫意然什么?”

“圆子啊!好不容易我不是九重天最小的了,给圆子起个小名还不行么!”

我觉得甚是奇怪:“名字你自己起的啊?”

“成玉帮我起的,说取团团圆圆之意,”顿了顿,“我觉得这真是对好名字啊!”

我:“......”

此后,九重天上又传出八卦,娱乐了众仙,羡煞了一干小宫娥。

其一,天君夜华对天后白浅疼爱有加,甚至不舍让其母乳。

其二,天君夜华有一双儿女,名为团子、圆子。皆为天后白浅所生。起名皆出于天后白浅之口去团团圆圆之意。一向尽善尽美的天君夜华,毫无异议......

近来九重天一片繁忙的景象,一干大仙小仙都给小公主准备礼物,迎接她的满月宴。

我们的阿离小朋友也想自己动手准备礼物,觉得写一幅字最有意义。但是为了给父君和娘亲一个惊喜,又不能找父君和娘亲出主意,就去找表姐凤九。

凤九磕着瓜子道:“你娘亲的很多扇面上的字甚好,你可以照着写一幅。”

团子发现,娘亲最常拿的一幅扇面上写着“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那字瞧这还有些像父君的。他觉得父君这样有文采的人,写的一定差不了,于是就很高兴地写了幅字,马上就拿给他娘亲看。

敬爱的白浅上神看了以后:“......你这个字写的不错。”

近来天上飞升了一批小仙。天君夜华召集众人,一一问了这些小仙的名号功绩,准备给他们寻个做事的地方。天后白浅觉得自己一人呆着也无趣,便抱了小公主瑥溆同夜华君一道去会这些小仙,路过团子的庆云殿,顺道叫上最近正在同东华怄气来了九重天的凤九。

待白浅上神施施然落座,才发现帘子后头一个紫衣的身影约摸是东华。她抬眼看了看凤九,发现凤九正甚是开心的逗弄着瑥溆,便咳嗽一声:“小九啊,你却又是怎的被欺负了?作为青丘的女君,被欺负是万万不应该躲的,你应当同东华好好较量一番才是。我是怎么教你的?”

凤九顿时泪光闪闪:“姑姑,我这是示威啊,我对他抗议却有甚么用处。您是远古上神,应当清楚东华他毒舌……我跑出来好几天,他都没来找我,我是不是还要自己回去?”

白浅唔了一声:“原来是这么。当初你三嫂也是到处跑,你三叔就到处追,我看话本子也是跑到哪追到哪,这么我还真没遇到跑了还不追的……依我看,你或许是应当跑的远些的。你到九重天来,东华瞧你也没什么危险,却又为什么要来追你回去?”

凤九看着被她戳了半天都没搭理她,自顾自玩着娘亲手指头的瑥溆,觉得甚是凄凉。

小瑥溆从小在九重天长大,身边总是有很多小仙倌小仙娥服侍她,但是有一个不同的小仙倌。在别人总是宠着瑥溆的时候,他总在告诉瑥溆不可以干这个不可以干那个。

比如今天,瑥溆要拔一株花,别的小仙倌在旁边加油,而这个叫滏傆的讨厌家伙,迅速地挡在花前,毕恭毕敬的对瑥溆说:“殿下,不可以。”

再比如昨天,瑥溆要把娘亲院子池塘里的锦鲤放在岸上好好观察,滏傆又将锦鲤从瑥溆手中救出来,一本正经的对瑥溆说:“殿下,不可以。”

瑥溆觉得他很无趣,总是跟娘亲闹着要把他大方到别的宫里去做事,可是这个滏傆性格沉稳,识得不少草药方剂,还会抚琴,并且可以帮着白浅上神照顾小公主(比如在上神看话本子的时候),深得白浅上神的心,于是瑥溆的请求被深深无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瑥溆照样每天被滏傆看着,白浅上神照样每天看话本子,天君大人照样每天来跟白浅上神各种腻歪。

直到有一天,出了一件事,让众仙都奇怪的大事。

新飞升小仙滏傆,居然历劫。

就在这九重天之上。

瑥溆小同学至今还记得那天她趁着滏傆不在身边,跑去摘芙渠花,忽而天雷滚滚,一道劈到了自己的殿里,而后是诡异的火焰。

众小仙忙去扑火,白浅上神却看了看,道:“不必,这是历劫时的天雷荒火。”转身吩咐道:“此事甚奇怪,你去唤天君来。另外,莫要在此地留太久了。你们修为未到,若一直挨着这火,怕是会有不测。”顿了顿,又道:“这天雷,却又是劈到了谁身上去?”

众仙静了一会,方才有一个小仙娥被别人搀扶着来,道:“是小仙倌滏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