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所谓桃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夜华君自沉眠中醒来的次年,九重天坐镇凌霄宝殿的天君老人家,要做一个满万岁的寿辰。

这个寿辰打算办得尤其隆重,因除了聚八荒众神共贺自己的大寿外,天君他老人家还琢磨了一层更深的意思。要借这个机缘,为夜华君得以重回九天之上,酬一酬天恩。

既然存了这个考量,赴宴的神仙上到几位洪荒上神,下到一众平头小地仙,便都请得很齐全。

听说几位上神今次也很卖天君面子,连素日不怎么搭理九重天的折颜上神,都接了帖子。

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一放出去,四海六合都动了几动,家中有女尚待字闺中的天族神仙们,动得尤其厉害。

试想,墨渊上神、折颜上神、白真上神,三尊金光闪闪尚未婚配的上神齐聚一堂,此种境况万万年难得一遇,万一哪家闺女撞了大运,趁着这个晚宴叫三尊上神中无论哪一位瞧上,容他们高攀上去……再则,夜华君虽已有白浅上神做了正妃,但侧妃的位子仍空悬着……

诸位心中的算盘打得雪亮,于是乎,大宴这日个个仙者皆拖家带口而来,凌霄宝殿上容不下这许多神仙,只得临时将宴会挪到老君一向办法会的三十二天宝月光苑。

八荒众神一如既往地惦记自己敬重自己,且还拖家带口来惦记自己敬重自己,让天君感到很满意。因此,宴会上譬如哪家女眷想僭越礼制来奏个小曲献个小舞,天君也准得挺痛快。

一时宝月光苑莺歌燕舞,赴宴的女仙们个个祭出看家的手段争奇斗艳,园子里本燃了八部高香,熏出的些微佛味儿全被女仙们的脂粉掩得严严实实。

因夜华君坐的太子位上有白浅上神镇守,上神今日一袭红裙,衬着天上地下难得一见的绝色容颜更显貌美,令人不敢直视。上神的面色虽做得十足柔和,但女仙们若想将眼波朝着太子殿下处抛一抛……当然等闲者的确不敢抛这个眼波,偶有两个年纪小不懂事的,那眼波尚抛在一半,已被上神她轻描淡写点过来的目光冻成了冰渣子。

太子殿下手中握着杯茶暖手,嘴角含着淡淡笑意,并不说话。但十成中有**成女仙都心细地留意到,纵然她们今天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跟花蝴蝶似的,太子殿下的眼神却坦坦荡荡的一丝一毫也未放在她们身上。她们觉得,有可能是自己打扮得还不够鲜艳扎眼。

太子殿下此时正颇有兴致地瞧着他面前的几案。长案前,白浅上神凝神剥着一个核桃,手边积了一大堆核桃壳,一个空茶杯中已装了整整半杯剥好的核桃肉。核桃肉,据说补脑。

太子殿下瞧了半晌,伸手到杯中捞了一块,却被白浅上神急急地按住手:“再等片刻,你看,你拿的这个尚未去衣,核桃衣味苦,连着一起吃倒显不出核桃肉的美味,我将手上这个核桃剥好就来去衣,你先用旁边的糕点垫一垫。+”

蹙眉又想了一想,拿过一根细竹签忧心忡忡地道:“我还是先将这一块去了衣让你尝尝,或许我剥完了再给你你却不如现在有胃口了。”侧头瞧见折颜上神跟前的桌子上竟搁了一盘果肉丰厚的板栗,顺手捞过来殷切地向太子殿下道:“我估摸单吃核桃容易腻,夹着栗子吃不错。你等等我再给你剥两把栗子。”折颜上神并了两根手指敲打桌面:“哎哎,你别给我顺完了,好歹留半盘,真真还要吃的。”

太子殿下咳了一声,道:“既然四哥爱吃这个,还是留给四哥吧。”半垂眸瞧着准太子妃的白浅上神,含笑暖声道:“我的伤已大好,不用再将我像阿离一般养着。”

就见白浅上神抬手握住太子殿下的右手,放在手中轻轻摩挲,望着太子殿下的眼睛:“怎么能说已经大好了呢?”

当是时上神她微微仰着头,一双波光流转的眼睛里似含着苦涩,似含着轻愁,那张脸配上那样的神情,连她们这些女仙瞧着都觉得很要命。太子殿下竟然还能沉稳以对,令她们觉得相当钦佩。当然,太子殿下到底是真沉稳还是假沉稳,这个恕她们眼拙。

关于太子夜华,有太多赫赫的传说。过往的每一个传说,穿越仙山雾海传到众位女仙的耳朵里,都令她们对太子的仰慕拔高一分。这种仰慕经年累月地积下来,逾千年后,终使得夜华君成为她们闺梦中的头一号良人。

其实她们今天,虽然奉各自父母的命,主要是将眼波放在墨渊、折颜、白真三尊上神的身上,但夜华君自她们幼年已然深深烙印进心中,这种印记一时半会儿岂能消除得了。宴会甫一开场,已将爹娘的嘱咐忘在脑后,个个眼光只有意无意地朝太子殿下处扫。当然,只敢偷偷地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