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怦然心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我在殿中茫然了半晌,心中有些空荡荡。

端起案几上的冷茶再喝两口,将干涩的嗓子润了润,才踩着飘忽的步子出了殿门。

殿外立成两列的西海小神仙已撤了一半,想必给夜华开道去了。剩下的这一半正呼啦呼啦朝西海水晶宫正宫门方向移。

看这光景,倒像是又有客至。

我逮住一个扫尾的问了句,扫尾的仁兄苦着一张脸果然道:“有客自远方来,水君着臣下们前去迎一迎。”

看来西海水君今日很有几分迎宾待客的缘分,即便此番是西方梵境莲花座上的佛祖驾到,我也绝不会诧异了。西海两代水君都低调,没怎么得着我们这些老辈神仙的垂怜关怀,今日能连连迎到几位贵客,长一长他的脸面,也挺好。

结魄灯既在夜华处,自然用不着我再到九重天上走一遭,省了不少事情,可奇怪的是我心中却并不觉松快。方才夜华那副萧索的背影在眼前一阵一阵晃荡,晃得我一颗狐狸心一阵一阵紧。

片刻前领我过来的一双小仙娥恭恭顺顺地再将我原路领回去。因叠雍那副同墨渊甚不搭的容貌势必要令我看得百感交集,过扶英殿时便也没推门进去瞧他一瞧,着小仙娥直接将我领去了扶英殿近旁暂住的小楼。

西海水君在起名字这一点上有些废柴,远不如东海水君的品位。譬如扶英殿近旁一左一右两座小楼,一个楼底下种海棠花红艳艳的,便称的红楼,另一个楼底下种芭蕉树绿油油的,便称的青楼。

本上神不才,住的,正是这青楼。

大抵为了不辜负这个名字,青楼中从床榻到椅子一应用的青杠木,矮凳上的花盆案头的茶具一应用的青瓷,就连上下伺候的小仙婢们也一应穿的青衣,

抬头一望,满目惨绿,瞧得人十分悲摧。因那一群绿油油的小仙婢在楼中晃得我头晕,便一概将她们打发到楼底下拔草去了。

一时间楼中空得很,连累我心头越发空荡荡起来。

正空荡着,背后的窗扇吱呀一声,我略抬眼皮。唔,方才累一半的西海小

神仙翻滚着脚板前去相迎的那位贵客,看来并不是西天梵境莲花台上的佛祖。

我倒了杯茶,朝探头跳进来的人打了个招呼:“哟,四哥,喝茶。”

他一双眼将我从头到脚扫个遍,端起茶杯来啜了一口,拧着一双眉道:“明明是姑娘家,怎的扮成个男子模样,成什么体统!”

我望了回房梁,诚实道:“折颜让扮的。”

他一口茶喷出来,拿袖子擦了擦嘴角,面不改色地道:“哦,你这么扮着还挺好看的。”

四哥往常三番两次来西海,皆为的是找西海二皇子苏陌叶喝酒。

今次他这么巴巴地跑来,却据说并不是来找苏陌叶喝酒,乃是为了来看他的亲妹妹本上神我。

说他原本要跟着折颜一同上九重天寻我,却被折颜拦住了。在青丘等了半日也没等着折颜回去,想着折颜多半是将我直接送来了西海,便奔过来瞧一瞧我,顺便同苏陌叶打个招呼。

他坐在青杠木的靠背椅上,略偏头道:“我原本不过来看一看你在西海安顿得好不好,唔,折颜办事忒令人放心了。不过,你这脸色是怎么一回事?煞白煞白的,莫非墨渊回来了你竟不开心吗?”

我抬手摸了摸脸,欢喜状道:“开心,我一直都开着心,默默地开着心。”

他皱眉道:“那做什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我揉了揉脸,干干一笑:“大约是方才用了追魂术,一时没缓过来。”

他目光如炬紧盯着我。

我再干干一笑:“加之早上同夜华怄了两口闲气。”四哥瞧得不错,此番我确然有些魂不守舍。但这魂不守舍的根源却并不是九重天上同夜华那两句口角,而是方才大殿中……然这桩事若捅出去给四哥晓

得,折颜、迷谷、毕方估摸便都该晓得了。

同折颜处得久了,在挖人八卦这个事情上,我的四哥白真很不长进地练成了一把好手;在传人八卦这个事情上,更是青出于蓝,乃是一把高出折颜这把好手许多的“好好手”。

我同夜华因团子而生的那场闲气说来也算不得个八卦,不说会被他烦恼一下午,随便搪塞一个同他说了,好图个清净。一番计较,我喝了口茶润嗓子,挑拣挑拣将九重天上的这趟口角与他全说了。

他歪在靠背椅上竖起耳朵来切切听着,待我说完后,半晌,抬头望着我古怪一笑,道:“你一向觉得自己年事高辈分老,即便真有不懂事的小辈得罪了你,也不屑同他们计较。你同夜华的这桩事,听你这么一说,谈感情我自然站在你这一边,但义理上倒也并不觉得夜华有什么错。阿离才多大一个娃娃,你给他喂了那么些酒,醉得七八个时辰没醒来,也不派个人报夜华一声。他们天上的龙族打架打得好,医术却向来不佳,猛然见着自己的宝贝儿子醉到这个境界,也不晓得有没大妨害,你这个当后娘的还不知去向,他心中若还能无半点起伏,那委实也是个人才。”顿了顿,探过半张桌子揉了揉我脑袋道,“照你的性子,寻常遇到这等事情不过当个笑话笑一笑,今次却赔尽一身风度,还端出来他那位侧妃铆足了劲头刺激他,唔,诚然你这一番作为令做哥哥的很激赏,但撇开这个不说,你这个反常的作为,该不是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