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 对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第一根钉子封住心脏,阻断气血运输。第二根钉子刺入百会穴,封闭天门,阻断气运交感。

许七安的气血和气机同时阻断,一身修为被封。

最致命的是,这些刻满佛文的金色钉子,似乎对神殊有特殊伤害,两根钉子入体,神殊便没了声息。

他被封印了。

毫无征兆,不管是许七安还是神殊,面对白衣术士的偷袭,两人都没有收到危险预警。

虽然重伤在身,各方面状态下滑,对于他们现在的修为来说,这简直荒谬。。

但白衣术士就是做到的。

白衣术士指尖夹着剩下的七根钉子,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望向了观星楼方面,望向了八卦台上的萨伦阿古和监正。

白衣术士轻笑一声:“佛门的无色珠,确实好用,没有它,我还真没把握无声无息的传送到你面前,不被你和魔僧发现。

“为了对付他,佛门下了血本。”

他的掌心里,是一颗化作齑粉的佛珠。

他,他是初代监正........萨伦阿古也在京城,加上当代监正,祖孙三代就齐了........许七安一颗心缓缓沉了下去。

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

现在,收债的人来了。

两枚钉子入体,气血阻滞,气机凝固,手脚难以动弹。

除了还能思考,他什么都做不了。

许七安眼球不停转动,只见观星楼顶,原本已经散去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一道道粗壮的闪电劈下,一道道清光肆虐纵横。

白衣术士收回目光,看一眼许七安,道:

“京城是他的地盘,但萨伦阿古好歹活了数千年,底蕴深厚,竭尽全力的话,挡住他不难。洛玉衡那边有地宗道首拦着。

“能救你的人,只有赵守一个。不过,三品的大儒,差了点。”

这位白衣术士面孔模糊,仿佛打了一层马赛克,让许七安无法看清他的真容,但听语气,悠闲平静,透着一切尽在掌控的底气。

镇国剑,快救我........许七安心里狂呼。

镇国剑嗡嗡震动,透出无穷剑意。

但白衣术士随手一抹,黄铜剑便安静下来,镇国剑被短暂封印。

“绝世神兵受六百年气运洗礼,对普通体系的高品来说,这是大杀器。但对把弄气运,擅长炼器和阵法的术士,毫无威胁。”白衣术士语气平静。

说着,他又从许七安手里接过儒圣刻刀,刻刀震颤,清光从他指尖溢散,却不能伤他分毫。

不多时,儒圣刻刀也平静下来,短暂的封印。

“这刻刀啊,还是得在儒家手里,才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不然,任何绝世神兵,没有主人的加持,就如同浮水流萍,无法一直使用,每次耗尽力量,便需温养一阵子。这是术士才懂的小知识,你多学学。”

他不疾不徐的说着,说的许七安脸色发白,内心焦虑万分。

咻!

这时,无匹的刀光逆空而起,斩向白衣术士。

他顺手一捞,把太平刀握在手里,略有失望的摇头:“神兵一旦择主,便只认主人,对旁人来说,用处就不大了。”

白衣术士掌心清光亮起,层层加持在太平刀上,很快,鸣颤的刀身安稳下来,太平刀也被封印了。

随手一丢,太平刀落在坍塌成废墟的城门口。

钉在地上。

“还有什么手段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要带你走了。”白衣术士道。

这时候,许七安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他试探道:“我身上的气运,是你藏的?”

白衣术士不答,单手按住他的肩膀,身形一闪,传送离开。

许七安眼前一花,景物模糊,下一秒,他发现自己身处郊外,左边是连绵的荒田,右边小湖,远处山峦如聚。

这里是哪........

术士的传送半点不讲道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此地禁止传送!”

醇厚低沉的声音里,一道人影在前方凸显出来,头戴亚圣儒冠,身穿旧儒衫,原本疏于打扮的头发,现在规规矩矩的束在儒冠里。

院长赵守!

“禁止肢体接触。”

他语气平静,但说出去的话,蕴含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法则。

一道清光强行分开了白衣术士和许七安。

靠着亚圣儒冠,赵守把自身位格,强行提升到二品。

分开白衣术士后,他袖子一挥:“退去一百里。”

面容模糊的白衣术士当即消失不见。

“得,得救了?不是说好不能传送吗?儒家果然是大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