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奇袭——白衣术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大奉打更人京察风云第两百五十四章奇袭——白衣术士死了,终于死了.........

许七安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高度紧绷之后,带来的是极度的疲惫,这种疲惫来源于身体和心灵。

连番的大战,让他状态非常不好,尤其骑龙拼杀这一环节,乍一看他凶猛无比,干脆利索的强杀贞德。

其实是以伤换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贞德的反击,以及玉碎带来的反噬,让许七安遭受极大的创伤。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都是值得的。

许七安立于灵龙背脊,眺望着苍茫大地,缓缓吐出一口气。

把这段时间以来,挤压在心中的郁气,彻底吐尽。

默然片刻,他撕下一缕布条,绑好披散的长发,整理了一下褴褛的衣衫,朝东北方躬身作揖。

魏公,一路走好。

魏公,来世也当称雄!

.............

死了,父皇死了.........太子站在城头,痴痴的望着遥远天际。。

他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往事,威严的父皇高坐龙椅,威严的父皇大声呵斥,威严的父皇身穿道袍,严肃的父皇掌控朝堂,这样一位手握权柄近四十年的父皇,竟死在了一个匹夫手里,太子........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王首辅同样在眺望,这位老人脸色和眼神都无比复杂,快意、悲伤、感慨、心酸.........

他愣愣的眺望,很久都没有动弹一下,大概在缅怀自己那段随着皇帝殒落,而一起终结的仕途吧。

群臣神色复杂,一时间无能说话,沉浸在皇帝终结的那一幕。

许七安,弑君了!

大奉开国六百载,除了武宗皇帝当年清君侧,连同昏君一起清..........大奉的皇帝从未被人诛杀过。

元景,或者贞德是大奉历史上第一位被匹夫击毙在京城的皇帝。

今日的事端,必然会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哪怕过去千百年后人评说这段历史时,想必会津津有味吧。

从元景十六年说起,一直到元景三十七年其中必然会夹杂魏渊的捐躯八万将士的覆灭。大奉史上这位沉迷修道的皇帝最后被匹夫许七安,斩于京城。

诸公感慨万千之际,忽听一阵哀哭声。

循声看去,只见御史张行英,扶着墙头哭的老泪纵横。

前魏党成员一个个双眼含泪或低头擦拭或昂着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片刻后包括失态痛哭的张行英在内,这些手握大权的魏党成员当着各党派的面做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动作。

他们整理衣冠,朝东北作揖,而后转身,朝天边那人作揖,许久不起。

...........

此时此刻,皇城的另一头,怀庆迎风而立,素色衣裙飘飘。

风撩起她的发丝,轻抚她绝美清丽的容颜,皇长女轻轻松开紧握的秀拳,于心底松口气。

他从未让她失望,勇武,霸道,睿智,无所不能.........这一战,虽有波折,虽有担心,比如镇国剑腾空的时候。

但怀庆依旧不认为许七安会输,因为他没输过。

这是一个奇男子,即使是她,也不得不佩服和崇敬的奇男子。

怀庆撩起舞动的鬓发,挂到耳后,与留下感动泪水的太子不同,她心里振奋唏嘘的同时,还有沉重。

贞德帝殒落,这只是开端,随之而来的善后问题,才是重中之重。

这主要分为两方面:一,对整个中原的交代。

其中包括各州的百姓、各地的官府、各地的军队,以及江湖人士。

百姓方面,需要考虑的核心是“民心”二字,是坦诚布公,还是隐瞒,都会造成民心尽失的局面。

军队是同样的道理,某种意义上来说,稳住军心比稳民心更重要,尤其北境和东北三州的将士。

这批人是最容易哗变的。

如果这一战里,许七安败了,那玉阳关中一万多名将士,必然造反。

各地的官府需要安抚,不能让他们在这件事上产生惶恐不安的情绪,这样,才能帮忙稳住百姓的心,才能不让江湖组织趁机作乱。

第二方面,新君。

对于现在的京城来说,现在至关重要的,是新君登基。

新君登基是一切的前提,只有新君登基,才能稳住各方。若是大奉群龙无首,再加上贞德帝的所作所为,中原必将大乱。

“太子,总算熬出头了。”

怀庆遥望午门的城头,望着黑压压的那小撮人,她笑容古怪,似嘲讽似不屑。

............

“狗皇帝终于死了!!”

李妙真握紧拳头,又激动又亢奋,恨不得长啸三分,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