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发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常珂哭得眼睛都肿了,躲在床上不愿意见人。

王晞叹气,让白果去倒了杯热茶递给了常珂,道:“伤心过就算了,现在你得打起精神来处理这件事才行。总不能里子面子全都不要了。”

常珂接过茶盅,愣愣地道:“什么意思?”

可见人还沉浸在婚事出了变卦之中,根本没来得及考虑其他的问题。

王晞恨恨地道:“你难道就甘心这样被人看笑话?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想着以后怎么办吗?”

常珂听着,这才精神了一些,喝了半盅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蔫了下去,道:“难道我还能跑到媒人那里去说这门亲事是我的,那岂不是更丢人!”

王晞怒其不争地点了点她的额头,道:“那也不能就这样半死不活地在这里自顾自地伤心啊!心疼你的人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不心疼你的人,谁在乎你哭了还是没哭?哭了多久?你与其在这里伤心,不如收拾打扮齐整了去看看三太太,她肯定比你还要伤心。”

常珂不过是面子上过不去,三太太却是心疼女儿受的罪,这种痛的程度是不同的。

“而且这件事已经这样了,从前的事就别多想了。”王晞继续道,“你想着怎么善后吧!”

常珂又落了几滴眼泪,这才道:“我这就去看看我母亲去。”

至于该怎么办,她心里还很茫然。

王晞颇为理解。

任谁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还是自己的婚事,都会不知道何去何从的。

她唤了白芷进来服侍常珂梳妆打扮,自己则坐在旁边帮白芷递梳子递发簪:“我就想问你,黄家的婚事,你是想抢过来呢?还是想就这样算了?”

常珂望着镜子里双眼又红又肿的女子,道:“我再不要脸,也不会上赶子非要嫁到他们家去的,这门亲事自然是作罢了。”

至于要不要去闹,从她心里来说,是不甘心就这样算了的。可要是真的闹了起来,名誉受损的还不是她?她以后还要说婆家的,实在是担不起闹大了之后的风险。

常珂咬着唇,左右为难。

王晞看着,就暗暗地骂了一句,不由埋怨起石夫人来:“从前没有和她打过交道,谁知道她是个这样不靠谱的人。量媒量媒,说的就是要看看做媒的是什么样的人。她来家里说媒的时候,我们应该先打听打听她的为人的。”

常珂怏怏的,道:“是我们答应的太急了。”

就算心里觉得有些不靠谱,想着对方条件实在是不错,还是忽略了这一点点的不安。

“那二房是什么意思?”王晞忙问。

提亲,有人提,也得有人应才是。

黄家可以提,常家也可以拒绝啊!

常珂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道:“我羞怒难堪,只顾着哭了,忘记问那边到底是个怎样的情景了。”

王晞忙派人去打听,亲自帮着常珂用鸡蛋滚了眼睛。

常珂想到之前王晞把滚烫的鸡蛋丢给二太太的事,突然觉得心里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握了王晞的手,轻声道了句“谢谢”。

王晞抿了嘴笑,道:“我们姐妹一场,说这些就太见外了。这人一辈子谁还不会遇到个什么事呢?你别钻进死胡同里出不来就行了。”

常珂点头。

被王晞打发出去打探消息的阿南跑了回来。

她嘟着个嘴巴忿忿地道:“太夫人说这件事还得想想,可二太太答应了,黄家欢天喜地拿着三小姐的庚帖走了。侯夫人气得不行,二太太正在那里安慰侯夫人呢!”

王晞和常珂都惊呆了。

这种情况下,二太太居然答应了黄家的求亲?太夫人居然没有一巴掌扇在二太太脸上?二太太还有脸在那里安慰侯夫人?

这都是一屋子什么奇葩!

王晞坐不住了,心头的火苗蹭蹭的往上窜,站起来就骂:“脑子都被狗吃了!永城侯府的面子就这么不值钱!别人想踩就踩,想甩就甩!难怪襄阳侯府敢把永城侯府不当个玩意儿的!”

她想到常三爷的婚事,不由道:“这是抢别人家的东西抢习惯了,看到好的就忍不住了。”

说完,她撸起袖子就要去找二太太算帐。

“好姑娘,快别说了!”三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春荫园,拉着王晞的胳膊不让她动弹,“就当我认清了她这个人,平白吃了这个亏,以后别想我们三房给他们二房悄悄地递银子了。”

王晞一听,这话里有话啊,忙拉了三太太说悄悄话。

三太太告诉王晞:“我们家帮侯府管着那些庶务,不免要借侯爷的官威和名声我,二太太的陪嫁多,帮她管陪嫁的管事时不时的来找我们家老爷帮着办点事,我们都看在是一家人的份上,不仅帮他们办得妥妥的,有时候还贴着公中的银子给他们家做人情,做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