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哭诉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吴二小姐说话的神情让王晞觉得她不像是要一起走,反而是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王晞笑了笑,和常珂拉开了距离。

吴二小姐暗暗点头,低声道:“宫里的赏花宴难得,你还是应该去看一看。要是永城侯府不愿意带着你,等进了宫,你大可来和我做伴。”

也就是说,就算是永城侯府不愿意带她进宫,她大可想办法让永城侯府带上她,至于进了宫,自有清平侯府的人庇护她。

这是极大的恩情。

王晞谢了又谢,还真起了这样的心思。

因是坐着轿子来的,回去的路上她没能和常珂说上话,可下了轿,服侍她们下轿的婆子们却个个神色紧张,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似的。

王晞不动声色地示意白果塞给了那婆子一个封红,悄声问她:“出了什么事?”

那婆子慌张地看了常珂一眼,道:“三太太和二太太吵起来了。说是凭什么不让四小姐去参加宫里的赏花宴,还拉了侯夫人评理。侯夫人尴尬得不得了。大伙儿正在太夫人那里拌嘴呢!”

常珂一听就急了。

她母亲性情恭顺老实,是出了名的不会说话,有侯夫人偏袒,二太太舌尖嘴利的,她母亲哪里是她的对手。

常珂匆匆更了衣就往太夫人那里跑。

半路上遇到了赶过来的王晞。

她拉了常珂的手,沉声道:“你冷静些。别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你们毕竟没有分家,也不能此时就从侯府搬出去。留着一分情,日后好见面。”

常珂连连点头,连声道谢,道:“我知道了,我不会和长辈吵起来的。”

至于会不会伤人,那就不好说了。

王晞叹气。

若是换成了她,她的母亲受了这样的委屈,她恐怕也是万般的道理都懂,却未必就能忍了这口气。

常珂道:“多谢你赶过来,可这不关你的事,你还是等会再去给太夫人问安吧!”

“没事!”王晞笑着拍了拍常珂的手,安抚她道,“难道我不去她们就能偏爱我不成?我就是她们眼里只知道拿钱砸人的暴发户,早就没了名声,再顾忌也挽回不了这个名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常珂微愣。

王晞反拉了她:“快走!小心去晚了只能帮你母亲哭一场。”

常珂来不及细想,匆匆和王晞去了太夫人那里。

太夫人院里气氛压抑,当值的仆妇们个个战战兢兢的,她们踏进院子就听见了三太太的哭声:“……我们是自家知道自家的事,没大伯、二伯那个本事,也就不去揽那个瓷器活,不管大伯和二伯说什么,我们家那个都是一声不吭地跑前跑后,从来没有个推诿的时候。可您也不能欺负老实人。我们家阿珂是不如阿妍,可这说亲的事,又不是只有高门大户家里才娶媳妇,又不是只有长媳宗妇才要相看。

“我们家阿珂做不得那当家理事主持中馈的人,难道就不能做个帮衬长嫂的次媳幺媳?怎么就连踏进宫门的资格也没有了?

“别的我都不求,我只求给我们家阿珂一个机会,让我们家阿珂也能去见识一番,也能在众人面前露个脸,让别人知道我们家除了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还有个四小姐。

“难道我这样也是错了?!”

这话说的!

王晞很想给三太太叫个好,心里却明镜似的,知道三太太这话一出,全是指责大房和二房欺负三房,太夫人偏颇自己亲生儿子的话,只怕是把太夫人、侯夫人、二太太全都得罪了。

她加快了脚步,耳边传来侯夫人的声音:“你这是说什么话呢?我们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家中的庶弟这么多,我们谁也没有留,就留了你们在太夫人跟前尽孝,你们这一房走出去谁不夸一声‘孝顺、知恩’,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是‘欺负老实人’?你说话也要讲点良心。我们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这一房了……”

一口一个“你们”、“我们”的,在心里就当成了两家人,还不是亏待?

王晞有些听不下去了。

二太太却一直没有说话。

她不愧是几个儿媳妇中最精明能干的,这话都骂到她的头上去了,她却能硬生生地一声不吭,由着长嫂和婆母在前面顶着。

再让三太太说下去,恐怕这次把人全得罪了还办不成事。

王晞紧紧地攥着常珂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却笑盈盈地高声道:“太夫人这是有事吗?要不我们等会再过来给她老人家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