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发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陈珞听了王晞的话,却像那天在六条胡同似的,站起来来来回回走了起来。

这可能是他的习惯,遇到不知道怎么开口的事,就会事先这样排解心中的不快。

王晞静静地望着他,等他的心情平复。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陈珞停下了脚步,重新在王晞的身边坐定,却很突兀的抬头对他们身边服侍的白术几个道:“你们先退下去,等我们叫你们的时候你们再来服侍。”

白术几个朝王晞望去。

王晞才是她们的东家,她们不可能听陈珞怎么说就怎么做。

王晞朝着她们点头。

白术几个退了下去。

陈珞觉得王家的丫鬟挺不错的,守规矩,知进退,还知情识趣,会服侍人。

对于她们先王晞后他的举动,他颇为赞赏。

也许他平时看多了他一点头就蜂拥而上的侍女。

“你也知道,我这段时间去了两趟天津卫。”陈珞斟酌地道,“闽南战事吃紧,皇上听了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俞钟义的建议,在天津卫造船。船坞去年就修好了,还把原福建总兵调到天津卫做了都指挥使,陆陆续续招了很多船工过来。可今年五月,这风向就变了。”

他说着,又烦躁地站了起来,在葡萄架下来来来回回走着:“先是让我去天津卫看看船坞的情况,前几天又让我去察问船工进程。”

陈珞停下来,望着王晞。

王晞想,事情应该就在此时发生了变故。

她静静地回望着陈珞,好奇地听他继续讲。

陈珞看着她亮晶晶的目光,心中一轻。

很少有女孩子喜欢听这些的。就算是听着,也只是表面的敷衍,客气礼貌而已,不像此时的王晞,眼中透着期许,目光中含着好奇,能让他清晰明了的感受到她对这件事的关切。

他不禁多了几分谈兴,道:“我这时才发现,皇上让我去天津卫问船坞的事,原来是觉得天津卫的船坞花费太大,还要等四、五年才能受益,时间太长,觉得不划算,准备停工。”

“啊!”王晞讶然,觉得皇上这样做未免鼠目寸光。

闽南不安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倭寇上岸,说起来也有十来年了,闽南深受其灾,她在蜀中的时候都有所耳闻。国家社稷应是百年大计,怎么好算计一时得失?

王晞道:“会不会是谁在皇上面前说了些什么?”

陈珞苦笑,觉得来找王晞说这件事还真来对了。

他道:“我原来也这样想。还和天津卫都指挥使私下说了半天的话,可天津卫都指挥使告诉我,皇上不仅仅只派了我一个去问话,在我之前来得比较频繁的是司礼监的冯六,带的全是皇上的口谕,问得比我露骨多了,皇上就是觉得太耗钱了,决定停了天津卫的船坞。

“天津卫都指挥使和我说这些事,是怕船坞停了,他没了个去处罢了。”

王晞只好安慰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和俞大人关系如何?要不要私底下去问问俞大人的意思?这个主意是他提出来的,如今要半途而废,他可能比你还要着急。”

“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陈珞重新坐了下来,神色间倦意更明显,“只是我想,既然要去见俞大人,总不能什么也不知道就去。我就在天津卫多留了两天,仔细地查了查俞大人有可能会问到的事,想着若是俞大人已经放弃了,我能不能劝劝俞大人在皇上面前再争取争取,毕竟这是件利国利民的大事。”

王晞点头,颇为赞同他的行为,道:“的确应该如此。”

“还好我这次多管闲事。”陈珞听了却露出自嘲的笑容,道,“也算是好心有好报吧——我发现户部给船坞的拨款还继续照常,可天津卫却没有收到这笔款子。这笔款子东转西转的,最后流入保定府推官严皓的手中。”

王晞愕然,不由坐直了身体。

这是什么操作?

陈珞见了,却真心的笑了起来,还笑得颇为开怀。

王晞忍不住问:“出了什么事?”

陈珞道:“原本我也是不知道的,那位严大人居然是七皇子的生母宁嫔的表兄。宁嫔娘家,也只有这一位表兄入仕,是七皇子母族中官做得最大的一个。”

保定府推官,正七品。在满是指挥使、佥事的京城,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才会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吗?

陈珞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和她说这些话。

王晞脑子里灵光微闪,猜测道:“你是觉得乾清宫的那支香与宁嫔有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