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旁观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鲜花的确能让人心情好起来。

不过,一朵花蕊长在花腰的花,还真挺让人稀罕的。

陈珞觉得自己的伤还没有好,依旧趴在罗汉榻上。只是从前只着一件下衣,如今还搭了床薄如蝉翼的白绢,尽显猿背蜂腰的好身材。

他伸出手指拨了拨床前的金带围的花蕊,道:“芍药应该开在四月吧?”

这已经六月下旬了。

陈裕笑道:“那十八学士的花期还应该在三月或是十月间呢?”

陈珞点了点头,指了不远处的一盆淡雅如临波仙子般纤细修长的素兰,道:“那是个什么品种?”

虽说君子六艺,养花莳草也是雅事,可他却从小就更喜欢骑射,于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都不太关注,更不要说了解——在他的眼里,花漂亮就好,不漂亮了就找花匠,他不用关心这是什么花,怎么养,什么时候开,开成什么模样,有什么区别。

陈裕笑道:“说是叫什么天香素,兰花的一种。送花来的王喜说,送来的花多是红色,所以特别搭配了这盆黄色,会让人看着眼前一亮,心情愉快。”

还挺有讲究的。

陈珞点头,想翻个身,想起自己背上的伤,动了动,又安静下来,让陈裕把那盆天香素搬到罗汉床边的小几上放好。

鼻尖传来淡雅的素香。

陈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起自己交给王晞的那些香料,道:“真武庙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这都过去十几天了。

陈裕点头,道:“刚才王喜也说了,逍遥子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特的配香,但那香粉里肯定加了乳香,只是他一时没能弄明白这乳香是如何加进去的。他要好好研究研究?”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起来:“听王喜那意思,就算我们不让他帮着弄清楚那香粉是什么配料也不行了,逍遥子自己没弄明白,邀了他一个在南华寺的好友帮忙,说是无论如何也要弄清楚这香是怎么配的?还说,那逍遥子很想认识香料的主人,想向他请教一番调香的知识。”

陈珞没有吭声。

他也想知道这香是为谁配的?

皇上为何没有通过太医院,没有通过医正就直接用了。

是谁能让他这样的信任?

这些念头在陈珞脑海里一闪而过,让他原来因为那些鲜花平静下来的心情又重新焦灼起来。

如果能早点弄清楚这香料是谁配的就好了!

陈珞心里烦躁,问:“王小姐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呢?”

南华寺,那可是在福建,离这里千里之遥,等逍遥子的好友从福建赶过来,为时已晚了。

王晞不会把所有解决方法都压在了逍遥子身上吧?

陈裕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好。

陈珞心情就越发不好了,脸色一沉,神色间又流露出几分暴戾之气,让他原本安静从容的面孔顿时变得有些凶悍。

陈裕知道这是陈珞发怒的前兆,他忙道:“王小姐这几天都忙着搬家呢!听说富阳公主要去拜访施小姐,施小姐想借了柳荫园来招待富阳公主。可那柳荫园是王小姐花钱修缮的,永城侯府的人不好直接开口相借,就怂恿着施珠去找王小姐。谁知道王小姐回马一枪,提前搬出了晴雪园,如今正在布置院子呢!”

至于有盆送来的花是王小姐不要的,他决定还是别说了。

他怕他说了之后,陈珞会把花给丢出去。

陈珞现在不宜动怒。

尽快把伤养好才是正道。

陈珞冷笑,道:“这还真是永城侯府能干得出来的事!”

陈裕不好评价。

陈珞又道:“那她家搬得如何了?”

陈裕闻言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可那亮晶晶的眼神却暴露出他幸灾乐祸的心思:“王小姐真的……有些与众不同。她住进晴雪园的时候,加盖了小厨房和退步、抱厦之类的,搬去柳荫园之前,把晴雪园还了原。就连屋后种的两株花树都挖走了。

“那园子之所以叫晴雪园,主要还是种了一片梨树,每年一到花期,花海如雪,算是永城侯府景致最好的园子了!

“如今梨花开过了,晴雪园的后花园也就不过是片寻常的林子。还不如柳荫园,正是绿树葳蕤之时,放眼望去,满是郁绿,正是夏季避暑的好地方。

“只怕施小姐搬进去要失望了。”

当然,若想院子漂亮,大可请丰台的花匠去修整一番,可花木不是其他的东西,新树做旧,怎么也得等那树扎了根,再移些苔藓之类的,给些时候它长出个模样,才能修剪。

但若是新粉的墙,刚种的树,正是应了那句“树小房新画不古”,此家必定是暴发户。

永城侯府当然不可能是暴发户。

可怎么还有新修缮的园子?

只能是府里废弃不用的,因为要待客,急赶急重新修缮的园子。

为何会用新修缮了的园子招待富阳公主?

那还用说,肯定是施珠之前住的地方不够好,如今为了给施珠做面子,临时给施珠换了个地方!

陈珞有些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像施珠这样的人,还真是只有这样的事才能打击到她。

他不由问陈裕:“你说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陈裕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陈珞问的是谁,反应过来之后不免心中一凛。

陈珞因为从小就长得好,抱在怀里的时候常被那些女眷们捏脸,长大后常被那些女孩子们注视,养成了他特别反感被女孩子围观的喜好。

这样追问一个女孩子,还是第一次。

不会真的像外面传的那样,他们家大人瞧上了王小姐,为王小姐出头,所以才打了薄明月的吧?

可不管陈裕心里怎么想,他回答陈珞的时候通常都会不偏不倚。

“应该是有意的吧!”他斟酌地道,“王家也不是市井之家,富阳公主到永城侯府做客,肯定会带很多的随从。王小姐把晴雪园的东西带走说得过去,可连花树都挖了,凭谁也看得出来她是什么意思了。”

话到这里,他不免为王晞担心起来:“只怕这样一来,永城侯府的人该不高兴了。”还道,“王小姐的性子也太暴躁了些,有些事大可不必做的这样直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