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朝云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remenxiaoshuo.org,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陈珞穿着一件华玉的墨绿色织金祥云团花曳撒,鎏金镶翡翠的腰带上缀着绣珍珠的织金荷包,背手而立。

正午的阳光直直地照在屋顶,金色的阳光透过高大的树木洒落在台阶上。

他的衣摆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莹玉般的面孔隐藏在暗淡的光线里,只有那双眼睛,带着清浅的笑意,仿佛有带着春天的温度。

这样的陈珞,好像又回到了济民堂。

哪副面孔才是真正的陈珞?

王晞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冯大夫却已把王晞挡在了身后,笑着和陈珞寒暄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陈二公子。原来陈二公子在腾骧左卫任都指挥使啊!上次见面,二公子没有介绍,我也没多问,还请陈大人恕我眼拙,失礼之处,多多海涵!”

陈珞笑了起来,眉角飞扬,英气逼人。

又成了那个在竹林舞剑的美男子。

他道:“有事相求,怎敢狂狷。”

冯大夫呵呵地笑,道:“听说陈大人是过来敬香的,怎么也没见随从小厮?我们没有耽搁您吧?”

言下之意,你有事办事,没事我们就各走各的,互不打扰好了。

谁知道陈珞却像没有听懂似的,就着字面的意思道:“今天又不是休沐,我又不是没有正经的差事,怎么会闲着没事跑这么远过来敬香?我这是被皇上差到这里来的。他不是最近身体违和吗?就整天东想西想的。

“这不,他听说大觉寺的安神香很灵验,就派了我过来看看。

“我寻思着也不知道这消息灵不灵通,就想先试试。”

原来不是随便走到这里来的。

王晞等人不由看了那知客和尚一眼,齐齐在心里暗诽陈珞:这么要紧的事,您就这么说出来,合适吗?

冯大夫却想得更多一些。

上次金大人虽然没有明说,可强硬的态度在那里。

陈珞当着他的面这样毫不忌讳地议论皇上的病情,看样子是铁了心打定主意让他进宫给皇上看病了。

他要是再拒绝,恐怕就不是只囚禁他三天的事了。

罢了!罢了!

他就算不要这条命,还得顾忌着求他一命的王家老太爷,顾忌着那些他亲眼看着长大的王氏子弟。

好在是他平生最大的夙愿是找到大师兄,问清楚当年的事。

只要能证实这朝云就是他的大师兄,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冯大夫有了决定,像春天脱下了厚重的棉袍似的,人都轻快了几分。

他道:“陈大人说的是。不知道您看得怎样了?”

陈珞既然请冯大夫进宫给皇帝上瞧病,自然也就把他打听得个八、九不离十。

冯大夫除了医术不错,还会调香。

难道说,金松青那几下还挺有效的,把冯大夫给镇住了?

冯大人改变主意,答应进宫了。

他挑了挑眉,道:“要是冯大夫嫌弃,不如和我一起听听这和尚是怎么说的?”

冯大夫笑道:“荣幸之极!”

说着,朝冯高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照顾好王晞,抬脚就朝陈珞走去。

王晞伸出手去,想抓冯大夫的衣袖,暗示他三思后行,可她的手伸到一半,看见陈珞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又把手缩了回去。

就这一耽搁,冯大夫已上了台阶。

王晞暗暗叹了口气。

既然事情已经没有办法回避,那就迎难而上吧!

她跟着冯大夫就要进去。

冯高拦在了她的前面,先是低声安慰了她一句“没事,有我和师傅呢”,然后道:“你别说话,师傅肯定已经有了对付那陈大人的办法。”

王晞有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和冯高进了厢房。

看样子,陈珞还真是一个人过来的。

厢房里除了陈珞和冯大夫,就只有个穿着灰色细布僧衣的和尚。

那和尚年过六旬的样子,中等的个子,颇为清瘦,剃着光光的头,露出受了戒的疤,雪白的眉毛,细长的眼睛,眼角微微向下,温和而无害的样子,让人很容易亲近起来。

慈眉善目的,看着不像是冯爷爷口中做恶的大师兄啊!

王晞在心里猜测,忙朝冯大夫望去。

冯大夫的目光紧盯着那和尚,微微蹙眉,惊讶之余,仿佛还有些不知所措。

这到底是认出来了还是没有认出来呢?

王晞心里急。

紧随他们进来的知客和尚已经发挥了他待客的本事,脚刚踏进厢房,笑声已热情地扑向众人,越过王晞和冯高站在那位老和尚身边,高声对冯大夫几个道:“这就是我们寺里的朝云大师了,我们寺里的香,都是他调的。